成功案例 /

Success Case

    求孕日記-----我真的需要做試管嬰兒?
    發表時間:2015-10-26
    • 試管行不行?一個讓我掙扎痛苦的問題…. 
       

      開始踏上4管冷凍精子的治療之路。因為精子有限,而且我的狀況已不是很理想,張醫師其實很建議我做試管。但當時我在教會聽到一些反對試管的聲音,所以我遲疑而拒絕了。99年的暑假,我以冷凍精子進行第二次IUI,精子的狀況很好,但問題在我,這次也是失敗了。

      再下一次治療前,我做了子宮鏡、腹腔鏡手術,此時發現了我有內膜異位的問題(我的內膜異位症狀是月經來肛門不適,和一般的經痛不太一樣,未主動告知醫師的結果,拖了這段時間才確診)。

      為了內膜異位打了三個月的柳培林,那真是一段生理上很痛苦的日子啊!我的更年期症況很明顯,每天都跟身體的不適在搏鬥,最後還得吃微量雌激素才能過日子。我以為內膜異位搞好了,下次的治療就會懷孕了,結果第三次IUI,仍然是失敗。到這階段,張醫師其實一直建議我要做IVF,一方面精子不需要多,就不必有嘗試懷孕的機會越來越少的心理壓力,一方面這幾次的嘗試也反應出我身體的問題,不是IUI所能解決。但是我還是過不了自己心裡那一關,總擔心做體外受精的試管,在信仰上是否可行。超級想懷孕又要選擇對自己較不利的治療方式,那樣的矛盾和內心衝突,遠比我身體打針.吃藥的苦還要苦很多。

      一位真心想幫助病人的醫師,讓我在母親節好感動
      第四次IUI在100年5月,而且是在母親節前後上療程。IUI前的最後一次回診,是母親節前一天的周六。我記得很清楚,當天嘉基有慶祝母親節活動,當時擔任婦產部主任的張醫師,親自送給在候診區的媽媽們康乃馨和小小禮物。我坐在一群大肚子的孕婦旁邊,不知不覺張醫師已經來到我面前,我一臉尷尬的問張醫師「你也要送我嗎?」,張醫師反應很快,就說「這位是準媽媽!」,進到診間,他馬上大聲的說「**,妳會懷孕的!」聽得我真是心花怒放,好高興啊!好像被自己的主治這樣說,我就真得要當媽了。那份小小的禮物,我至今還擺在化妝檯後,捨不得打開使用,心想常想這是否會是我這輩子唯一獲得的母親節禮物。在屢次的失敗中,偶爾會打開化妝台,默默的看它幾眼,回憶苦澀的求孕歷程。

      IUI不巧落在偉大的母親節,那時候我完全還不知道張醫師住在台中,是特地在母親節晚上,跑到嘉義幫我做根本讓醫師賺不了幾元的IUI。一直到張醫師離開嘉基,發表了一篇「從嘉基到中國附醫」的文章,我才知道他一直住在台中,而當天是從台中來為我圓媽媽夢。知道這些,我實在是充滿感動又感謝!也搞得我看到屢屢為了病人被犧牲家庭生活的醫師娘和張妹妹們,都超想起立鞠躬致謝的!

      雖然我有這麼有心的好醫師,IUI的成功率本來就不高,也不適合我的身體狀況,我還是又落馬了。

      而屢次的「又失敗了」幾個字,寫起來看似簡單,面對起來卻是沉重無比。大概所有經歷過不孕治療的病友都能感受,最辛苦的不是肉體的打針吃藥,而是過程中內心的煎熬與壓力。包括我也總是很難將心情擺在一個平靜的位置,因為幾天後,你不是圓了自己一直在努力的媽媽夢,就是一切化為烏有,從頭來過,不是0就是100,不是天堂就是地獄。而每一次,你能做的好像很多,可以打一堆針,抽幾次血,吃一大堆的藥,甚至可以先開個刀或打幾劑柳培林,或是種種的方式預作準備,但全力以赴之後,你其實無法掌握任何事,沒有人有把握,只能等待結果。念書、求職、工作,都是付出與努力會有回報,可是求孕路上,卻看不到回報,似乎只是不斷期待與失落交替循環。常常在覺得快走不下去時,最常問老公的是:「那可以領養嗎?」謝謝老公老公總是說可以,然後我會接著很認真的跟他討論一點細節,有一段時間我也努力地找著相關的資訊,並看別人分享領養經驗的blog。這樣的承諾成為我內心的退路,讓我可以不要那麼擔心焦慮,總覺得還有路走。但說穿了,假想過幾百回,就是沒辦法接受沒有孩子的人生下半場,就算是領養也想要孩子,就是那麼想當媽媽!

      我的心底話
      在不孕治療的這一路上最苦的不是身體的辛苦,而是心理的苦。所以不孕婦女得憂鬱疾患的比例相對高,早就有研究可證明。我大約在治療快滿一年時,開始感覺到這條路可能不是我當初想像的簡單。當然我有信仰,我可以禱告,但同時我也覺得自己可能需要更多出口。所以那時候的我,開始寫起當時還算流行的奇摩部落格,有時是很認真的寫治療紀錄,有時是隨手記一下心情。研究說「書寫是有療癒的」,而我也真的感受到。有時候讓我痛苦的情緒,竟然會在書寫後就放下了。我一直是寫匿名部落格,偶爾邀請現實生活中的好朋友來觀賞,因為我想保留這些較私密的心情,不想親朋好久都看透我的脆弱。我也非常感謝我的先生,他不像有的先生反對私生活被這樣寫出來(即便匿名),他一直是希望我可以快樂點就好!寫部落格的另一個收穫是,竟然因此意外交到一群戰友,大家同在同一條船上,很多治療酸甜苦辣可以分享,很多心情可以容易被了解。我後來覺得我之所以可以撐那麼多年沒有放棄,除了信仰的支持,家人朋友的關懷,有「書寫」和「一群戰友」這兩件事,也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