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案例 /

Success Case

    2010年的倫敦胚胎著床前診斷(Preimplantation Genetic Diagnosis PGD)(第三代試管嬰兒)學習之旅
    發表時間:2018-10-01

    這是對2010年倫敦學習之旅的回憶, 2010年的冬天,當時還是嘉義基督教醫院婦產部主任的我,隻身來到倫敦的University College of London(UCL), 參加胚胎著床前診斷(第三代試管嬰兒)Preimplantation Genetic Diagnosis(PGD)的一周研習營(workshop), 

     

     
    • 什麼是胚胎著床前診斷?

      胚胎著床前診斷(PGD)是利用試管嬰兒技術,在胚胎形成發育的初期階段,對胚胎施行微小的胚胎切片, 然後針對取得的極少量胚胎細胞進行遺傳診斷技術,這項技術可以避免產生不必要的不正常懷孕,也就是避免植入瑕疵胚胎, 防止從而導致的胎兒停止發育和流產的發生, 也可以透過把帶有致病基因的胚胎剃除來避免將致病的基因遺傳給下一代,從而讓受孕出生的下一代不帶有這個家族的致病基因,打斷原本代代相傳的遺傳宿命,所以這是把產檢提早到胚胎階段,而且有限度的做了人種篩選 

      University College of London(UCL)是胚胎著床前診斷的重鎮, 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這裡的團隊就發表了無數的PGD論文,後來這些報告更集結成冊,成為這個領域的教科書,主持人Prof. Joyce Harper是體型微胖的黑人中年女性, 總是生性樂觀,操著高亢的傳統英國婦女語調,面帶微笑的穿梭在各個場合,關懷每一個人的問題,提供協助

      研習營中有來自世界各國的學生,愛爾蘭,希臘,黎巴嫩,印度,沙烏地阿拉伯…..老師的胚胎技術師和學生助理也是來自不同的國家,展示顯微鏡的專業技師是德國人,他開著他的OPEL旅行車,載著他的顯微鏡設備,開了一千多公里來到倫敦,回家還要再開一千多公里!所以整個會場儼然像小型的聯合國,但這是作為國際都市的倫敦常見的場面,更難得的是,我巧遇我在諾丁漢大學的碩士同學,當時我完成碩士後就返回亞洲,他卻留下來繼續博士的學習,師承複製大師Keith Campbell,數年間,他複製成功過各種動物,今天他來到會場來展示精湛的胚胎顯微操作技術(micromanipulation) 

      作為國際都市的倫敦,居住大不易,在地鐵zone 2的住宅區的小小的旅館套房,約兩坪大,含簡單早餐就要價一百英鎊,是靠近著名足球隊Arsenal的總部三層樓公寓房子,老闆買下後改成旅館,這就是英國有名的B&B(bed and breakfast)

      每天早上我都要坐地鐵去上課,上班尖峰時間在倫敦坐地鐵是瘋狂的事,百年歷史的倫敦地鐵,老舊卻有效率,但冬天沒有空調靠自然風的車廂,卻不見得每個人都受得了,就有女孩子因為擁擠缺氧昏到,有人拉了緊急停車閥,招來EMT急救人員,在等待過程中,我也只能站在原地,完全看不到旁邊兩三個人以外地方昏倒的人,更遑論施以援手,擁擠之情可見一般 

      上課的實驗是在學校附近的巷弄裡,不起眼的小木門,上面貼了說明的告示,讓人知道沒有找錯地方,進了門上了樓梯後,才發現裡面別有洞天,六層樓的建築裡隱含了各種不同功能的遺傳檢查實驗室

      在這裡密集的課程裡,除了學術上的研習,我們還親自操作最先進的顯微鏡機械來對老鼠胚胎進行精細的胚胎切片,並且嘗試最新的13小時看遍全部染色體的array-CGH技術(通常這樣的檢查需時兩周!) 

      下課後,體驗倫敦這個五光十色國際大都市當然是不可或缺的,大家同學首先踏進的學校旁傳統的英國酒吧,來一杯各式的生啤酒,來自土耳其的同學在比利時居住過,好不容易再次喝到新鮮的比利時啤酒,滿滿鄉愁再次湧現.....London Eye的觀光當然不可缺少,夜景中的泰晤士河兩岸時在是舞光十色;晚上體驗異國美食,吃的是土耳其和阿拉伯食物;著名的fish and chips當然不可少,下課回家買了6鎊(約300元台幣)炸魚薯條,居然有法國麵包那麼大! 

      充實的課程匆匆結束,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希斯羅機場,當時改建中的機場居然是紫色的,有夠俗!上機前的晚餐是啤酒加洋芋片,飽餐一頓,上機就能睡,飛了十多小時回到家,看到舒適的大床,立馬倒下就睡了,貼心的小女過來陪老爸睡,l留下有趣的合影